转:粤语之战

没有转载过别人的文章,但今日看到有「才子」之称的香港作家陶杰的文章,感到相当有趣,当中提到一些有关广府话的意见,颇有意思,对非说粤语的朋友来说,也正好了解一下粤语人眼中的粤语。

粤语之战

2010年06月10日
广州出现捍卫广府话运动。广州人不满中原的北佬欺压,用所谓「普通话」排挤广府话,广东人,说粤语,天公地道。
广东人不是日本人,不是英国人,是人种纯净的华人,广州话,也是中国话的一种。所谓「中央」,以打击「地方势力」为理由,掩盖的是北方人歧视粤人的历史仇恨。这股恨意,原出于中国人喜欢自相残杀的 DNA,没有理性的解释。
广东一向是鱼米乡,广州人传统上活得比河北人好。广东菜清淡精致,花样繁多,不像北佬只 面食为主。广州话保存宋代的词汇发音,历史考证,比他古远。广东岭南派的水墨,令中国画弘扬海外。广东华侨在南洋生意做得好。凡此种种,总之你比他好,其它中国人天生的妒恨,看不过眼,之火就会在咆哮中,熊熊燃烧。
广州话令北佬眼红,因为北方人的语言智商相对低,他们也不明白广府话的一些层次细腻的情感─譬如,广州话里,「折堕」这个形容词。
什么叫折堕?一个富家小孩,浪费米粮,吃饭剩半碗,长辈会骂他折堕。
同时,一个富豪破了产,沦为劳工,旁观者也觉得他折堕。广东话的折堕,意思是:「在风光时高高在上,不会积阴德,权力使尽,有一天,福尽运转,沦为地上任人践踏的泥巴。」
只两个字,要这样才解释清楚。折堕隐隐有宿命果报之意。广东人的宿命观很含蓄,因为顺德番禺、佛山南海一带,水田阡陌,富庶一片,「折堕」隐含的宿命观,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是广东人在这样的地理环境,于一株榕树下,提着一把扇子,悠然旁观世态而泛生的细腻的哀思。
折堕这个名词,本身就有广东人食海鲜清蒸的味道,讲精致的口感,北京人和上海人,都没有广州人这一份通达,折堕一词,译为英文, suffering已太嫌粗糙,而且只得其中一义,不得其余。
广东人与北方的冲突,语言是一个战场。广东人不说「瓶子」,说「樽」,在宋词里:「暂停征棹,聊共引离樽」。在 IT世代,用 iPhone传讯,当然是一个「樽」字比「瓶子」省事,北方人知道了,益发妒火中烧。
因嫉妒而起的仇恨,最难缠。广东人在全国,是一个难题。上海也是。十四五亿人口,不自我吞噬,对世界也是威胁,在共产党治下,由是有广州话存亡之战。
原文http://wuzhenrong.blshe.com/post/74/557231

Advertisements

~ 由 liguoqiang 于 六月 11, 2010.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 
%d 博主赞过: